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排序:
范围:
马克思主义哲学史 复旦大学 1998(学位年度)
摘要:该文认为,马克思晚年研究人类学的动因,主要是出于他对人的问题的关注、对理论 与现实反差的思索、对以往理论的完善及完成《资本论》体系的需要.而19世纪70年代人类学所获得的突破性进展,又为马克思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可能性.通过对人类学最新成果的吸收,尤其是对史前社会和东方社会的研究,马克思丰富了两种生产的理论,强调了血缘亲属关系在人类早期及东方社会的重要作用,并且发展了他原有的社会结构理论,纠正了原来在家庭、氏族及国家起源等问题上的模糊的认识,对农村公社及非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与现状作出了系统探索,并为非资本主义国家的以展道路指明了方向.马克思的晚年人类学笔记,除了其极为丰富的内容之外,在方法论上对作者也有重大启示.在关于社会发展道路的问题上,马克思对具体分析各国历史环境的强调以及将社会发展道路的多样性与统一性相结合的原则;在分析现状时,对历史与现实统一的历史主义方法;面对科学、实践的发展,重实证、重经验的彻底的唯物主义的实事求是的精神方法,是留给作者们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诚然,马克思晚年没来得及就这些笔记写出系统的著作,他所留下的这些笔记距离作者们现在也已一个多世纪了.然而,马克思晚年笔记中关于超越传统的西方发展模式,注意民族性与世界性的结合,找出适合于该民族发展的现代化道路的思想,对于第三世界的发展道路及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仍然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获取途径: CALIS
万方书案
学术圈
足迹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