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获取范围
  • 1 / 1
  (已选择0条) 清除 结果分析
找到 6 条结果
[期刊论文] 陈闯
-
CSSCI
-
摘要:作为当代中国史学史的重要事件,“史学革命”因史学青年群体的参与而展现出与以往政治运动不同的面相.史学青年群体以历史研究机构和高等院校历史系在读学生、青年教师、研究人员为主.“史学革命”时,他们越过主流派史家对权威指示的解读而直接做出自己的解读.史学青年群体兴起的缘由,与调干生占据半数以上生源、历史系的课程体系以及史学界系列政治批判运动的开展等因素有着很大的关联.“史学革命”中,史学青年群体不仅充当了群众性大批判的主力军,还积极参与进群众性编史运动中,并通过劳动实践来改造自己.由于对政治运动及劳动实践的过多参与,史学青年群体的专业基础较为薄弱,这不仅使他们自身的学术之路异常坎坷,从长远看,还导致了史学界人才断层局面的出现.更为重要的是,史学青年们在“史学革命”时所信奉的简单化的、教条化的史学理念对此后的史学界影响甚深....
摘要:20世纪90年代起,国学重新受到国人的关注,一方面与中国文化自身的发展理路有关,另一方面与中国的日渐崛起需要立足民族传统向世界发出中国自己的声音有关.正如黄朴民教授所言,我们要找到文化的最大公约数,在对外传播自己的思想时赢得广大群众的认同,这可能就是“国学热”现象的最深层的社会文化背景....
[博士论文] 陈闯
中国史 山东大学 2019(学位年度)
摘要:1949年后的中国史学界随着政权的鼎革出现了颠倒乾坤的局面,唯物史观派取代史料学派掌握史学界的话语权,不遗余力地对旧的史学研究机构进行改造并创建新的研究体制。一方面,唯物史观派传承了延安一脉史学研究机构,使延安模式走出延安一隅,扎根全国;另一方面,唯物史观派对国统区一脉的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的接收与整改,主要涉及四个大型的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中国史学会及南京国史馆。唯物史观派对新中国成立后史学界话语权的掌控是全面的,对旧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进行接收及整改即是众多努力中的一种,折射出新中国成立后史学界翻天覆地的变化。...
摘要:1949年后的中国史学界随着政权的鼎革出现了颠倒乾坤的局面,唯物史观派取代史料学派掌握史学界的话语权,不遗余力地对旧的史学研究机构进行改造并创建新的研究体制。一方面,唯物史观派传承了延安一脉史学研究机构,使延安模式走出延安一隅,扎根全国;另一方面,唯物史观派对国统区一脉的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的接收与整改,主要涉及四个大型的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即"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中国史学会及南京国史馆。唯物史观派对新中国成立后史学界话语权的掌控是全面的,对旧史学研究机构及团体进行接收及整改即是众多努力中的一种,折射出新中国成立后史学界翻天覆地的变化。...
[硕士论文] 陈闯
中国近现代史 山东大学 2015(学位年度)
摘要:1949年后的史学界出现了两次权势转移。第一次是在建国初随着政权的鼎革而发生的,第二次则开启于1958年的“史学革命”时期,完成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激进青年史家群体的形成及演变即是在建国后史学界的两次权势转移中进行的。因此,把激进青年史家群体作为一个整体,分析其形成及演变的过程,离不开对史学界两次权势转移的探讨。
  其中,史学界的第一次权势转移、1951年底开始的院系调整及此后史学界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共同构成了马克思主义青年后备军成长的大背景。史学界的第一次权势转移改变了史学界的学术版图,马克思主义正统派史家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着手迅速取代传统史家掌管史学界,伴随着的是传统史家的失势与边缘化。而1951年底开始的院系调整则使中国的教育体制基本镶嵌上了“苏联模式”。“苏联模式”使历史教学中的政治性得以突显,使青年后备军的历史认识和历史观受到马列主义唯物史观及毛泽东思想的形塑,进而内化成他们的知识底色。另外,建国后史学界接连不断的学术批判运动,也给青年后备军的培养带来了重大的影响。总体来说,史学界反右运动之前,史学批判运动基本是在史学界的“上层”人物之间展开,基本上没有波及到青年学生群体。但自反右运动始,史学批判运动开始波及青年学生,使他们中的大部分逐渐朝“左”的道路上走去,并在接下来的“史学革命”中“有所作为”。
  第二次权势转移始于1958年的“史学革命”。“史学革命”初期,许多青年史家思想上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其中渐趋“左”化的一部分人逐渐分离并演化成一个新的群体——激进青年史家群体。他们通过“三结合”的领导班子掌握了历史系的实际权力,并开始走向史学批判运动前台,并在接下来的“拔白旗、插红旗”运动中不仅将传统史家彻底打倒,甚至马克思主义正统派史家的代表人物也差点当作“白旗”被拔掉。“史学革命”期间,由于对史学研究与政治之间关系认识的不同,导致了马克思主义史学内部分裂为正统派与激进派。其中的正统派史家在“史学革命”期间集体失声,激进青年史家则以群体的力量发出革命的呼声,由是开启了建国后史学界的第二次权势转移。
  在短暂的“史学革命”后,许多高校历史系对学生、青年教师、党员干部“三结合”的领导构成进行了调整,减少了学生在领导班子中的比重,他们的“左”倾趋向被遏制住。但当1962年毛泽东发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后,激进青年史家群体又一次崛起,且范围远超高等院校而扩大至中、小学,一场更大规模的“无知”斗“有知”的运动正在酝酿中。最终,被政治夺权者利用,最终使“历史”成为敲开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的砖。激进派青年史家在“文革”期间彻底掌管了史学界的权势,完成了1949年后史学界的第二次权势转移。
  (已选择0条) 清除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万方选题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