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定机构
扫描成功 请在APP上操作
打开万方数据APP,点击右上角"扫一扫",扫描二维码即可将您登录的个人账号与机构账号绑定,绑定后您可在APP上享有机构权限,如需更换机构账号,可到个人中心解绑。
欢迎的朋友
万方知识发现服务平台
找到 1 位学者
浙江大学
获取范围
  • 1 / 1
找到 9 条结果
[期刊论文] 王天翼
-
CSSCI 北大核心
-
摘要:当今学界普遍认为转喻是一种重要的认知方式,且比隐喻更为基本,制约着人类的诸多言语行为及语言表达,许多学者对其进行研究,但未曾从认知诗学角度论述转喻机制的艺术功能.本文拟在认知诗学视角下,通过分析马季父子等所说的《五官争功》和《五官新说》两则相声中的转喻表达,发现它也是取得诗性效果不可或缺的一种重要的认知方式,其诗性功能在于实现艺术效果....
[期刊论文] 王天翼
-
CSSCI 北大核心
-
摘要:现代汉语副词“还”含有“达量、持量、增量”乃至“过量”(进入对立范畴)等意义,它们形成一个弹性量域的连续体,在这一意义的压制下可实现范畴层次之间或跨范畴的转换.正是由于“还”具有这些意义和功能,当其用于“S比N1还N2”构式中时,使得N2发生范畴层次变化,很多学者从语义语用、语法修辞、隐喻转喻和构式语法等角度进行较为深入的研究.笔者在此基础上尝试从全新的角度对其进行“语言哲学”解读,主要包括以下3点:①从指称到非指称;②从客观描述到主观评价;③从确定性到模糊性....
[期刊论文] 王天翼
-
CSTPCD CSSCI 北大核心
-
摘要:本文试将认知语言学中“范畴化”拓展为“(去/再)范畴化+”(“+”指“隐转喻机制”),较为系统地分析了汉语口语中常见话语结构形式——“A,还B呢”语对构式的语义特征.该构式具有明显的口语和会话特征,表达自然新奇;A与B两者之间的语义关系也呈多样性,趣味盎然,彰显接话者的智慧,主要含“善意调侃、讽刺幽默、怀疑否定、不屑一顾、蔑视戏谑、嘲笑反讽”等语用含义,为范畴化研究提供了鲜活和可靠的语料.本文也丰富了新认知语用学的研究方法及内容....
[期刊论文] 王天翼 甘霖
-
-
2015年 4期
摘要:近年来,国内外多模态语篇研究多从系统功能语言学入手,很少基于后现代哲学与认知语言学加以分析。本文拟将后现代哲学倡导的“多元化”方法论细化为“多层次”、“多视角”和“多理论”的“三多”方案,并且以认知语言学中的隐转喻及突显原则为理论框架,分析电影《国王的演讲》的海报,以揭示该海报的创作机制。...
[期刊论文] 王天翼 甘霖
-
CSSCI 北大核心
-
摘要:近年来,国内外多模态语篇研究多从系统功能语言学入手,很少基于后现代哲学与认知语言学加以分析.本文拟将后现代哲学倡导的“多元化”方法论细化为“多层次”、“多视角”和“多理论”的“三多”方案,并且以认知语言学中的隐转喻及突显原则为理论框架,分析电影《国王的演讲》的海报,以揭示该海报的创作机制....
摘要:虽说西方哲学在各个时期都为主流语言学派提供了理论基础,但后者也常为前者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如索绪尔和乔姆斯基就曾为西方哲学输送了新思路.已成为当代语言学主流的认知语言学派,一方面吸取了西方的体验哲学理论,另一方面也为体验哲学的建构起到了奠基性作用,同时也为西方哲学(特别是语言哲学和后现代哲学)提供了新理论、新观点、新方法,例如“隐喻认知论”、“图式范畴论”、“SOS理解模型”、“事件域认知模型(ECM)”、“识解观”、“概念整合论”、“认知过程”等,这些都大大充实了西方哲学的相关论述,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西方哲学的纵深发展,值得我们深入挖掘和认真思考....
摘要:理想语哲学派是西方语言哲学的开端,为英美分析哲学两大板块之一,领20世纪哲学研究风骚达数十年之久,至今不衰.第十届语言哲学夏日书院聚集了国内多个学界的11位专家,通过讲座形式介绍并阐述了该学派的主要代表,基本反映了国内该领域的研究现状,在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本文以四路人物为主线,结合各位专家讲座内容,举纲抓线,详细梳理各主要代表人物的思想以及语言哲学的来龙去脉,盘点该学派的重要贡献....
摘要:虽说西方哲学在各个时期都为主流语言学派提供了理论基础,但后者也常为前者做出了一定的贡献,如索绪尔和乔姆斯基就曾为西方哲学输送了新思路。已成为当代语言学主流的认知语言学派,一方面吸取了西方的体验哲学理论,另一方面也为体验哲学的建构起到了奠基性作用,同时也为西方哲学(特别是语言哲学和后现代哲学)提供了新理论、新观点、新方法,例如"隐喻认知论"、"图式范畴论"、"SOS理解模型"、"事件域认知模型(ECM)"、"识解观"、"概念整合论"、"认知过程"等,这些都大大充实了西方哲学的相关论述,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西方哲学的纵深发展,值得我们深入挖掘和认真思考。...
[博士论文] 王天翼
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 浙江大学 2017(学位年度)
摘要:“范畴化”,作为人类认识世界的最基本认知方式,一直是哲学家、语言学家、社会学家、科学家等关注的重要课题。亚里士多德曾基于二值逻辑创立的“经典范畴观”流传了2000多年,成为形而上学的圭臬,在学界占主导地位。20世纪50年代,维特根斯坦对其进行了反思,提出了“家族相似性”,美国心理学家罗施(Rosch)于70年代将其修补为“原型范畴观”,以期弥补经典范畴观的缺陷。认知语言学家兰盖克(Langacker)、泰勒(Taylor)、王寅又提出了图式范畴观来修补原型范畴观。我们认为经典范畴观、原型范畴观、图式范畴观都存在一定的缺点,如:经典范畴观无法解释很多社会现象,大部分社科类范畴非二元切分所能为之;原型范畴观虽可弥补经典范畴观之不足,但无法解释原型成员与非原型成员之间的流变;图式范畴观尝试以抽象图式作为基础来解释范畴成员的扩展问题,但忽视了范畴间和范畴外的动态变化。基于这一点,国内外认知语言学家泰勒、克罗夫特和克鲁斯(Croft& Cruse)、刘正光等论述了“非范畴化(de-categorization)”1,也提到范畴的动态性问题,如李小飞(2006,2010)、范振强(2015)等,但他们的研究主要有以下三点不足:
  (1)除去范畴化外还有其他动态变化形式;
  (2)动态范畴化形成的机制论述不够全面;
  (3)汉语语料的收集整理和分析尚未健全。有鉴于此,本研究以认知语言学(含构式语法)为理论背景,以现代汉语“还”字构式(包括“A还算B。”、“S比A1还A2。”、“A还不算B。”、“A还算B?”、“A,还B呢。”等)为研究对象,构建了“动态范畴化”理论框架,主要从哲学、语言学、社会学三方面探求其理论基础及元认知机制,并基于汉字“还”的动态量化级阶图,较为系统地描述了动态范畴的五个阶段,且对所收集到的11323条5类“还”字构式封闭语料进行定性和定量研究,详析它们所体现出的动态范畴变化。本研究主要贡献有以下几点:
  第一、我们基于上述三种范畴理论之不足,首次运用哲学、语言学、社会学等理论,系统建构了“动态范畴化”理论框架。首先,从后现代哲学角度看,动态范畴化体现了反基础主义、非理性主义、多元论、过程哲学的观点;其次,基于认知语言学,动态范畴化可用“压制、隐喻、转喻”等元认知机制加以解释。最后,基于社会学和认知社会语言学的观点,论述了动态范畴化的社会性,它可有效地解释语言如何顺应时代、社会、文化发展的潮流。
  唯物辩证法认为:世间一切事物之间都具有辩证统一的动态关系,而前人虽提及动态范畴,但仅论述了其变化的一种形态——去范畴化,即范畴原型成员失去某一或某些属性后成为边缘成员,忽视了与其相反的另一种变化形态,本研究据此提出“聚范畴化”,以能突显范畴成员“从边缘向中心”,或“从中心向核心”流变的过程。基于此,范畴变化的过程可进一步细分为“初始范畴化、聚范畴化、去范畴化、跨范畴化、再范畴化”五种动态演变形式:
  (1)初始范畴化(initial categorization):人们通过“互动体验”和“认知加工”对事体进行最初的归类,始建新范畴,获得“初始范畴”。
  (2)聚范畴化(con-categorization):从边缘成分向中心聚拢,或从中心趋向核心的演变形态,这便是“聚范畴化”过程。此术语为笔者所创,意在补充前人仅论述与其方向相反的“去范畴化”之不足。
  (3)去范畴化(de-categorization):范畴的典型成员失去部分原有属性或增添部分异质属性,它就从典型成员衰变为非典型成员,出现了“边缘化”现象。
  (4)跨范畴化(trans-categorization):当去范畴化的过程继续发展时,范畴内成员的属性不断减少,部分异质属性继续增加,便出现了一类特殊范畴,它处在两个范畴之间的交集处,可称之为“跨范畴化”。
  (5)再范畴化(re-categorization):若某范畴成员经历跨范畴化后,还会继续发生变化,直至被划归至另一不同的范畴之中,这便叫做“再范畴化”。
  本研究弥补了前人在论述“动态范畴化”时仅只讨论“去范畴化”之不足,详析了该过程的五个阶段,这也算是对动态范畴化理论的一个发展。
  我国汉语界、外语界对现代汉语构式“S比N1还N2。”、“A,还B呢。”等进行了探讨,观点各异,方法不同,但都未能对其进行统一解释。本研究尝试用动态范畴化理论对其做出统一解释,这也与认知语言学一贯倡导的“统一解释”思路完全吻合。笔者还将这一思路进行了本土化移植,尝试用其解释现代汉语构式,也算是对前人研究的一个补充。
  第二、本研究首次运用动态范畴化方法对“还”的量化级阶进行了分段论述和图示分析,使得“还”字的多种语义更为清晰,它所表示的多个义项(达量、持量、增量、超量)组成一个“量化级阶连续体”(the Continuum of QuantificationalScale):①达量;②持量;③增量体现了“聚范畴化”;④超量则体现了“去范畴化”、“跨范畴化”和“再范畴化”。基于此,“A还算B。”和“S比A1还A2。”具有“聚范畴化”特征;“A还不算B。”、“A还算B?”具有“去范畴化”特征;“A,还B呢。”具有“跨范畴化”特征。因而本研究使动态范畴化研究更全面,并且从全新视角论述了“还”字的动态范畴化功能。
  第三、前人在论述动态范畴化时,缺少封闭语料,未用定量的分析方法,因此难以令人信服。通过尽量穷尽的语料调查,我们共收集到五个“还”字构式语料11323条,并分别建立封闭语料,对其进行定性、定量分析。
  (1)在“A还算B。”构式中,B的词性大多为形容词,其中有6737条,占69.78%,如“此人还算好。”B为形容词时,大多为褒义词或中性词,里奇(Leech:1983)的“乐观原则”可为其做出合理解释,即人们习惯于选择正面的和乐观的话题运用于该构式。
  (2)在“S比A1还A2。”构式中,A的词性大多为名词,其中有427条,占88.69%,主要分为人(专有名词和类别名词)、动植物、场所(包括国别等)、抽象概念。本文详细列举出这四类名词聚范畴化后在构式中所突显的象征义(参见6.3.2.2.2)。
  (3)在“A还不算B”构式中,B的词性大多为名词,其中有30条,占65.22%,而形容词和动词所占比例较小,这表明人们在运用该构式进行去范畴化思维时,主要关注事物本身的范畴动态变化,较少关注事物属性及动作的范畴变化。
  (4)在“A还算B?”构式中,B的词性大多为名词,其中有781条,占79.86%,而形容词、动词短语、主谓短语所占比例较小,这表明它常用以描述事物的范畴动态变化,而不用以表示属性及动作类的变化。需要强调的是,在781个语料中,320条(40.97%)与“人”的身份范畴有关,如:男人、女人、中国人、军人、名人等,这表明人们在用此构式时,主要用以质疑对方的身份范畴。
  (5)“A,还B呢。”构式中,A或B有65%为用两个字的,符合汉语双音节的基本特征,我们发现语音隐喻观可较好地解释A与B之间跨范畴化的元认知机制。在165条语料中共有63条(约占38%)为语音隐喻;在语义方面,A和B之间的语义关系主要有:同义关系、邻近关系、对立关系和离散关系四类,据此我们尝试总结了该构式的跨范畴化规律(具体参见8.2.3);在语用方面,通过语料分析发现,该构式主要表达了“善意调侃、幽默搞笑、不屑一顾、嗤之以鼻、蔑视反讽、嘲笑戏谑”等语用含意。
  第四、我们首次尝试从语言哲学角度探寻“S比N1还N2”构式动态范畴化的六条规律:
  a.从指称意义到抽象意义; b.从客观描述到主观评价;
  c.从意义确定性到模糊性; d.从原型标准到程度增量;
  e.从词典意义到百科意义; f.从事物量变到事物质变。这也是我们学习西语哲专注于运用语言分析解决哲学问题的一点心得。赖尔(Ryle:1949)专门通过分析英语中的“心”一词写出了专著The Concept of Mind,第五章就是基于赖尔这一研究思路写就的,即通过分析汉语“还”字相关构式来解读其后所蕴含的哲学思想,也算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公   告

北京万方数据股份有限公司在天猫、京东开具唯一官方授权的直营店铺:

1、天猫--万方数据教育专营店

2、京东--万方数据官方旗舰店

敬请广大用户关注、支持!查看详情

手机版

万方数据知识服务平台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万方选题

学术圈
实名学术社交
订阅
收藏
快速查看收藏过的文献
客服
服务
回到
顶部